四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双黑太中/论坛体]发现自己喜欢的太太和自己站的CP不同怎么办(番外1)


番外    酒与咖喱
      *没有车
***✔



「407L.[楼主]中也嫁我:中也桑你的身体真的毫无异常吗」
「408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啊,完全没有。」


       中原中也把终端扔到地毯上,站在房间中央。
       没有?没有就有鬼了!
       抛开他快散架的身体和身上斑斑点点的痕迹不说,单说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就好像刚刚有人在房间里扔过一个炸弹一样,简直就是个灾难现场。皱巴巴的床单上有一块块深深浅浅的斑块,到处湿湿黏黏的,床的左上角有一团水渍,散发出一种暧昧的气味。被子和枕头飞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台灯被打碎,墙纸也撕下一块,床头柜上有一个三只装的避孕套空盒,窗帘上有一团不明液体留下的不明污迹。
       妈的,这要他怎么相信没事啊。
       中原中也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动用自己干部的特权申请一笔经费来赔偿损失。



「374L.bandage:嘛,不过有意外收获」

        太宰治将终端顺到口袋里,强忍着自己想在大街上旋转三圈的冲动。 
        成功了成功了成功了!
        昨天好不容易把特刊的工作做完了,终于可以跑去小酒馆喝酒,没想到撞到宝了。
        哎呀现在的求婚戒指怎么一个个都这么贵,社长也是,侦探社工资也太低啦,感觉楼下咖啡厅端盘子的红发小妹存款比阿敦都多。真是的也太不关心员工福利啦,就没有出任务奖励戒指吗?
        下一次出本子用什么剧情好?其实每次只要把自己的脑内幻想画出来就很出彩的说。好在现在红了,再出个几本,钱应该就能攒够。
        心情真不错呢,去吃咖喱吧。




「402L.棉桃:真的做了啊」
「404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不,我不知道。」

9小时前
       中原中也把死人一样的太宰治丢到旅店的床上,费劲的剥下两个人沾满呕吐物的衣物扔给客房服务。然后对着床上不省人事的太宰发愁。
       现在是不是该洗个洗澡。
       还有这个人怎么办?
       他注意到太宰身上的绷带,如果当时在港黑的时候是因为游走在黑暗与杀戮而满身伤口所以缠绷带的话,武侦的工作难道也很危险吗?
        啊啊,不是好奇啦,只是因为不把绷带解开就没法帮他洗澡对吧
        中原中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那么自然的想要和太宰一起洗。
        一圈圈解开手臂,脖颈,胸口上缠绕着的绷带,中原中也渐渐停下了。
伤痕,触目惊心的伤痕。尽管无数次出生入死,但看到太宰的身体。中原中也的心还是狠狠揪了一下。他惊讶自己竟然记得这些伤,哪一条是出任务,哪一条是被暗杀,还有哪一条是为了救他。
        就算身上没有伤却依旧缠着绷带,也许不是为了治疗,而是为了掩盖。
        掩盖黑手党,掩盖过去,掩盖包含着中原中也的过去。
        中原中也默默的把绷带缠回去,逃也似的奔向浴室。



「375L.bandage:见到了,一直想见的人」

八小时前
       太宰治躺在旅店的大床上,只觉得一切都混沌不清。
        黏滞的口腔突然被一股清流打开,甘甜缓缓沁入他的肺。他正品尝着这种幸福,去突然被半瓶水浇在脸上。

        头脑稍稍清醒了一点。
        温热的毛巾滑过脸颊与脖颈,继而是肩膀,胳膊……
        太宰治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就看到穿浴袍的一脸认真的小矮人。
        啊啦,中也……
        视线缓缓游移,最后停在中原中也纤细的脖子与线条流畅的锁骨。室内打开的暖风呼呼作响,中也洁白的皮肤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
        糟糕,好想舔。
        太宰治感到喉咙发紧,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烧。脑内有一个声音叫嚣着,上吧上吧,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啦,现在喝醉的可是你啊。
        之前他有无数次机会趁中也喝醉无法反抗的时候把他据为己有,但欺负一个喝醉的小黑人真的不好,真的做过了,又要怎么说呢。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喝醉的是他啊是他啊,天时地利人和,进的理由和退的借口都有了,绝对不能错过!
        虽然他一直靠的是头脑,但是偶尔也想把理智丢开啊。




「246L.bandage:你,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247L.bandage:你真是没有一点自觉啊」

        当中原中也穿着浴袍,滴着水珠出来时,看到太宰治已经在床上睡熟了。
        老实说,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安静的太宰,除去这家伙重伤身上插着管子和呼吸机,脸上满是血污的时候。
        他仔细的看着太宰治苍白的脸,长长的睫毛与微张的嘴唇。
        什么啊,这家伙也有醉成这样的时候吗。
        说起来,之前我喝醉的时候都是谁照顾的?
        中原中也努力搜寻自己的,却发现只是徒劳。
        之前在港黑,每一次庆功宴自己都不肯放过,总是趁机敲诈,搂几瓶好酒然后喝的烂醉,但是那家伙只是在外围远远看着,偶尔举杯遥遥向自己示意并换回几个白眼。可每到自己喝到不省人事的时候。第二天总能发现自己躺在干净的港黑宿舍里,身边是洗好烘干的衣服。
        田螺姑娘?
        中原中也的手轻轻抚上太宰治的额头。
        是不是偶尔也要对这家伙好一点啊。



「277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已经……不想再和他有任何关系了」
「278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那个人……完全不该出现在我生命里啊」

        当中原中也用热毛巾擦拭太宰治的手时,太宰反手扣住中也的手腕,一把把他拉到床上。
        啊,完了,不过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根本没有制服他的可能性啊。
        面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中也,太宰决定继续装醉,索性趴在中也身上一动不动。
        “喂,你个混蛋,你根本没醉吧玩我呢赶紧起来”。中原中也随手捞过一个枕头就往他身上丢去。
        呃,刚才是真的醉啦。
        太宰治打定主意不能和他正面怼上,索性由着他把自己一脚踢开,并并顺势卷过被子把自己裹起来。这样被打的时候能不能稍微减轻一下痛苦呢?
       “起来啊混蛋。”
         中原中也抓住被子一角用力一掀,太宰在空中旋转两周半又落回床上。映入眼帘的是中也满身怒气的脸。
        啊呀,躲不过去了。
两人抱在一起厮打着,把房间里能破坏的东西都破坏掉以后,再一次滚到了床上。
        太宰治一直紧紧的抱着中原中也。
      “太宰你他妈放开老子。”中原中也使劲挣扎着,不停的把自己的拳头和脚往太宰身上招呼。
太宰腾出一只手来解开中也的浴袍,手伸进去抚摸着他的后腰,向下深入,指尖在尾椎上摩擦着。
       “唔!”中也发出一声闷哼,身体立刻软了下来。
太宰治满意的看着中也的小脸上开始飚血一直红到耳尖。他俯下身,轻吮着中也的耳垂。
       “中也如果讨厌的话,随时可以推开我哦。”
        果然,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就应该上手做啊。




「404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不,我不知道。
「405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我在旅馆住了一夜,但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怎么可能不记得。中原中也什么都记得。
他记得,自己明明没醉却没有推开太宰。
他记得,自己愉快的呻吟与身体的迎合。
他记得太宰从他体内抽离时他的不舍。
他甚至记得自己有好几次大喊妈的太宰你行不行啊老子叫你快一点没听见啊。
他忘不了。
就像他忘不了太宰治。



「376L.bandage:我很尽.兴.呢(笑)」
「377L.凉风有信:恭喜太太(〃ノωノ)」

当然尽兴啦。
感觉昨天一下子把十几年的本儿全都捞回来了。
温柔的中也,撒娇的中也,饥渴难耐的中也,欲求不满的中也,明明心里也喜欢他的中也。
真好吃。
“老板,一份咖喱!”
太宰治拿出终端,登录论坛。
好啦,那家伙就算脑子再不够用也该察觉到了吧。
自己喜欢我这件事。




「267L.bandage:那你就来啊」
「268L.bandage:如果你杀得了我的话」

        中原中也把被子扔到沙发上,重重躺在上面,默默翻着论坛里的帖子。
        这个bandage,讲话真奇怪啊。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客房服务!”
        服务?洗好的衣服送来了?
        等等,这样的房间怎么让人家进来啊!
        中原中也打开门,努力抬头挺胸的站着,妄图用自己一米六的身躯挡住门外一米八的服务生小哥的视线。
       “打扰了,您的餐点。”
       “???我没订过啊?”
       “是一位太宰先生叫的,他说,您昨晚辛苦了,想必肚子一定饿了,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钱他已经付过了,请您务必心怀感激的吃完。”
        服务生小哥把餐盘交到中原中也的手里,笑眯眯的离开了。
        中也把餐盘放在沙发旁边的矮桌上。
热的草莓牛奶,黑森林蛋糕,还有红豆大福。
        搞什么啊,全是甜的,当我是小孩子吗?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啊。
        中也再次倒在沙发上,把脸埋进被子里。
死青花鱼。



「427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啊啊,因为我会去的啊,首卖会
「428L.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我正好有点事,想和那个bandage谈谈。」

噗,被发现了啊。
        太宰治用勺子戳戳盘中的咖喱,忍不住哈哈大笑到咳嗽。
        虽然中也脑袋不怎么灵光,但有的时候出奇的敏锐呢。直觉准到他都觉得可怕。
        “客人,虽然现在店里没什么人,但是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什么嘛老爹。”太宰治擦去笑出的眼泪。
        “吃咖喱的时候可不能分心啊,绝对会呛到。”
        “明明是老爹你家的咖喱太辣了嘛。真的好辣的,这么辣的咖喱谁吃的下啊。”
        “小哥,现在的年轻人都吃这么辣的咖喱的。”
        “诶,是这样吗?”
        太宰治搅动着盘子里的咖喱,若有所思。
        “老爹啊,咖喱这种东西,和恋爱真的很像呢。”
        “哦?”
        “恋爱就像这样啦,有着浓郁的香气,口感又带有一点辛辣,有肉有菜非常实惠,可以高档到在料理店几万日元一份,也可以便宜到便利店几百日元一块。
        “而且拿恋人做比较的话,嗯,甜的咖喱就好像那些温柔的愿意和我殉情的美女,固然是一种享受啦。
        “但是真正让我畅快淋漓大呼过瘾的,果然还是辣的咖喱才够劲。”
        “我老头子有生之年能听到这样的混账理论,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敢当不敢当啦。”


▬▬▬▬▬▬▬▬▬▬▬END▬▬▬▬▬▬▬▬▬▬▬
日更三千字快夸我~✧⁺⸜(●˙▾˙●)⸝⁺✧

评论(20)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