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双黑太中/论坛体]发现自己喜欢的太太和自己站的CP不同怎么办(番外2)

番外 论假消息的产生过程


*自己的脑洞,跪着也要写完


=====✔


小矮子还没来吗?再不来我进去了。
太宰治蹲在首卖会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像个知名艺人一样用帽子和围巾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
什么?没带墨镜?太天真了,帽子和围巾能遮住脸的话,多余的墨镜就是在向世人宣告「要是被你们认出来就糟糕了」,就更让人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啊。现在这个天气,帽子围巾反而能让一个人融入人群呢。
“喂喂,快看那个人。”
「身材好棒啊,是模特吗」
“他的围巾和帽子是今年的新款吗?”
「明明是复古的吧。」
唔,算了,当我没说。
太宰治又看了看表,怎么回事啊小矮子不是你说要找我谈谈吗?
百无聊赖的,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便签本和钢笔,开始涂鸦。
橱窗,展板,街道,正落叶的树枝,熙熙攘攘的人群,捧着奶茶对视一笑的情侣,拿着刚到手的特刊正兴奋地交谈的女高中生,神色匆匆的上班族,手挽手逛街的年轻女子,耳朵里塞着耳机看起来酷酷的年轻人。
太宰治喜欢画这些人,他曾以这样的画——横滨印象一炮而红。
画完几张,当他又翻过一页时,一张纸片飘了出来。在它被风卷走消失于人海之前,被太宰轻轻抓住。他的视线便再无法移开。
那是他画的第一张中也。
很奇怪,他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画什么都要观察半天,认认真真画出来却还是一堆杂乱无章的线条。可是那天中午在美术教室犯困,迷迷糊糊随手画的涂鸦,虽然笔画很简单,但让人一眼就能认出那个漆黑的小矮人。
也许是在心中描摹了无数遍的原因吧,喜悦,哭泣,愤怒,哀伤,懊悔……给他一支笔和一沓纸,要多少中也他就能画多少中也,想要什么样的中也他就能给出什么样的中也。
九岁时眼睛亮晶晶的,脸蛋一掐一汪水的中也;十二岁时眉梢已经有些英气,明明自己已经受了伤还说太宰你站到我身后去啊的中也;十五岁时神采飞扬,大喊老子天下第一的中也;十八岁时面色冷峻,用枪指着敌人脑袋的中也;二十二岁一脸狰狞,咬牙切齿地说别开玩笑了那个太宰怎么会死在这个地方的中也;喝醉酒后脸红红的中也,重伤后奄奄一息的中也,挑帽子时一脸认真的中也,工作时令人信赖的中也,只穿着浴袍在自己怀里甜腻呻吟的中也……
啊啊,一不小心就画多了。
不过是一边想一边画,没想到自己的速度这么快,一沓便签已经所剩无几。勾勒眼角,描摹唇线,一张张中也,他脑内的中也。
哎呀,画的真是太好了。该说是因为自己画工好,还是中也长得好看呢?这些将来可以做明信片印的吧,一定会大卖,不过……
这些可不能随便给别人看啊。
之前画本子的时候也是,做的部分分镜画的基本都是自己,对于中也只有片面的模糊处理。
真的不太想给别人看,只属于我的……
“混蛋太宰,一个人站在那里傻笑什么?”
“喂喂喂不是吧中也。”太宰摘掉了帽子和围巾,苦笑着看向一脸不爽的中原中也,“这样你也认得出来?”
“你这种讨厌的样子,化成灰我也认得。”
“你怎么知道我在笑啊。”
“拜托,就你那样,嘴角都要翘到围巾外面了,白痴。”
“碰巧猜对有什么好得意的啊中也,也让每次都被我耍的团团转的中也赢一次吧。”
“你这家伙想打架吗?”
“等一下冷静点啊中也,我们正经人可不能动不动就舞刀弄枪的啊。”
“混蛋你是什么正经人啊。”
“好啦好啦。”太宰小心翼翼的把便签放进风衣内袋里,“你到底有什么要找我谈?”
中也的瞳孔收缩:“你怎么知道我发现了?”
“这种事情中也的智商是无法理解的。”
“你说什么?”
“好了,所以你来干什么?兴师问罪?讨伐我对你的指责!还是来消减我这个你讨厌的,还创作令你恶心的同人的人?”太宰折起一张空白的便签,突然丢出来。中也轻轻一躲,那纸飞镖射落了他的帽子。“本指望你有点长进,没想到你还是这样,不动脑子。”
中原中也站住不动,尽管他的宝贝帽子被击落在地,沾上泥土。
“太宰。”中原中也低下头,把手伸进怀里摸索着,“我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啊呀中也,你带枪啦,这么认真?”好吧,也许就是今天了。在横滨的闹市中,在众人的眼前,在自己心爱的人的枪口下,今天终于……
“太宰,这个地方就是卖你和我……为主角的画吧,里面也有你的画对吧。既然如此……”
中原中也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那种东西,我也画了。”
他恶狠狠的一笑
“就来看看谁的画,能卖更高的价钱。”
诶?
太宰治定定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纸。
噗,哈哈哈哈哈。
这……这什么啊。
这完全就是线条和色块的堆砌吧!勉强能看出来是有两个人站在一起,也只能靠大小和头发颜色来分辨谁是谁了。
“中……中也。”太宰治强忍着笑意,“谁给你的勇气把它拿出来啊。”
“你……”
“好啦。”太宰吧中也的画稿收进大衣,“这个东西,粉丝们是不会买的。”
“但是这幅画我买下来了,至于钱……”他凑近中也耳边,“我这个人,怎么样啊?”
“哼。”中原中也撇撇嘴,眼睛里却神采奕奕,“你值几个钱啊,还不如我最次的一杯酒值钱。”
“别这么说嘛中也。画都画了,还不承认吗?”太宰微笑。
“中也喜欢我啊。”
“那种事情,谁会……”中也的声音越来越低,“……是挺……喜欢的……”
“中也,头都快低到泥土里啦。”太宰治上前,一把把中也扛起来。
“你干什么啊!”
“中也,托你的福,我们被围住了。”太宰环顾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与他们手中的各种手机相机,“就一条蛞蝓,吵的可以,招来这么多人。”
“真啰嗦你这死青花鱼才吵吧。”
“总之现在正常方式真的出不去啦。”太宰治收了收手臂,“坐稳啦小姐。”
“喂!”
十分钟后,两个人站在另一条街口。
“中也,搬来和我住吧!我想要把你◥▼△◣◇▽◊⊙®㊣☼≦∧≦♫啊”
“什么?得寸进尺啊你。”
“怎么啦,你都说喜欢我了……”
“就是说啊,你都说喜欢我了,为什么不和我住一起啊。”
嗯?
太宰与中也循声望去,看到一对情侣。
“谁要和你这种家伙住一起啊。”
“既然你喜欢我,不想和我多多待在一起吗?”
“不要,才不想你呢,你赶紧走啦。”
“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抓着我不放啊。”
“……”
“看来没有对方,我们都会觉得寂寞啊。”
他们相拥在一起。
“哈哈,中也,不觉得那两个人很奇怪吗?”
“是啊,真奇怪,明明……”中也顿住。
“太宰,你觉得他们像谁?”
太宰治看着自己小小恋人开始飙红的脸,笑着把他揽入怀中。



“像我们。”



*************************************
写完之后自己再回顾发现根本不能看
www渣文笔写不出来(๑⁼̴̀д⁼̴́๑)ッ

评论(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