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身边[红中亲情向]

尾崎红叶×中原中也亲情向
有私心的太中描写
送给总吃冷CP的七七@叶红如血的祁子 的100fo贺
正文走起


================


第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是十三年前。
淅淅沥沥的雨下着,在那个肮脏的贫民区,一个小孩孤零零的坐在废墟上,衣不蔽体地在风中瑟瑟发抖。我拎着一包饭团,撑在红色的油纸伞,默默的来到他身边。我把伞移到他的头顶,将饭团递给他。他看了看饭团,迟疑着,最终没有接。
“怎么了?”我柔声道。
“爸爸妈妈说,不可以白白拿别人东西。”他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我。他脏兮兮的小脸上,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幽幽的散发着光芒。
我微笑起来。这孩子,真可爱。
“不是白拿呢,吃了我的饭团,你就要跟我走,去一个危险的地方,干危险的工作,吃亏的是你哦。”我把饭团塞给他,“饿了吧,快吃。”
他右手接过我的饭团,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两颊塞的满满的,活像一只仓鼠。我这才发现他的左手一直抱着一团黑色的东西,好像是顶帽子。
“那个……是帽子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四,四爸爸的东黑……”他满嘴食物,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摸了摸他的头。把帽子拿过来给他戴上。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半张脸,几绺细碎的刘海从帽檐下滑出,轻轻遮住他的蓝眼睛。他扶了扶帽檐,懵懂地看着我。
我牵起他的小手,撑起伞:“我们走吧。”


*****


“大姐,我们要去哪?为什么我要穿这样的衣服。”
我为他整理好西裤的背带:“大姐要带你去见首领,跟着他工作。”
“有饭团吃吗?”他鼓着包子脸,由我为他系上黑色小领结。
“有啊。”我笑着看向他天真的脸,“会有很多饭团的。”
“好!”他清脆地一喊。
“大姐,为什么我不能戴爸爸的帽子。”他手里拿着我给他买的小礼帽,仰头问我。
我弯下腰:“中也,年现在还小,你快点长大,才能戴上爸爸的帽子哦。”
“大姐……那我长大以后……”他的脸红了,“长大以后我可以娶大姐当新娘吗?”
我失笑:“为什么拿呢,中也?”
“因为大姐又温柔又漂亮……”他的声音细若蚊语。
我捏捏他嫩嫩的脸颊:“这个嘛,就等中也你长大再说吧~”




“首领。”在办公室里,我鞠躬。悄悄拍拍中也的背,让他一样行礼。
“首领。”他按照我教的方式,将小礼帽放在胸前,有模有样地行了一个礼。
“啊呀,这位就是中也君?真有礼貌呢。”首领笑了笑,“来,中也君,和爱丽丝酱打个招呼~仔细一看你们挺般配的呢,不过爱丽丝酱早就是我的了……”
“首领!”我看看中也渐渐发红的脸,小声提醒道。
“哎呀哎呀,忘记了,是要你来认识一下新伙伴的。来啊,太宰君,打个招呼~”
从首领背后闪出来一个打着绷带,拄着拐,和中也年纪相仿的黑发男孩。他的眼睛如黒潭般幽深,有着不同于他这个年龄的成熟气息。
“太宰治。”他略一点头,算是完成了自我介绍。
“未来你们会成为搭档,训练也会在一起,要好好相处哦。”首领拍了拍手掌,“红叶,那孩子就先交给你了。”
当我牵着中也离开时,他一直在回头,回望那边也一直在回望他的太宰治。


****



之后的几年,他每天都在训练,难得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里,餐桌上他的话题永远不离太宰治。我一边给他剥虾,一边听他不停的抱怨他未来的搭档。性格恶劣啊,爱好自杀啊,总是嘲笑他的帽子啊,等等等等。
“太过分了,居然诋毁我的帽子!”他一边把虾塞进嘴里,一边气愤地嘟嘟囔囔,“那可是大姐按照爸爸帽子的样式挑了好久才买到的,那个人竟然……”
“中也,没事的啦……”
“大姐,我想不明白的啦……”中也放下手里的叉子,“为什么啊,那个人明明长得很好看,怎么这么讨厌啊……”
“中也。”我把虾放进他的盘子里,“漂亮的人可不一定都是好人呢,可不能以貌取人。”
“可是大姐你就是又漂亮又是好人啊……”他怔怔地看着我,嘴角有一抹酱油汁。
我低头笑笑,没有说话。



*****



我永远忘不了他们第一次出任务那一天,中也第一次杀人那一天。
那天凌晨,我站在基地门口等他们回来。远处渐渐出现两个小小的身影,太宰治搀扶着中也,缓缓向这里移动。两个人浑身都是血,但看起来没有受伤,我不由长出一口气。本想祝贺他们人物顺利,却发现两个人神色都不对。太宰虽然在发抖,但还有能自持的能力,而中也,明显以及肯定站不住了。
自己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
已经不记得了,这么多年,杀了这么多人,早就不记得了。但那种害怕,恐惧和绝望仍然清晰如昨日。
这两个孩子才13岁啊。
没有谁生来就是杀神。
太宰把中也扶到我面前,对我一点头,低声说了一声“大姐”便离开了。中也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物,摇晃了两下才站定。
“大……姐?”他茫然地盯着我。
我鼻子一酸,张开双臂:“快过来啊,中也。”
他向前踉跄了两步,突然停下,盯着我漂亮的和服,眼神空洞。
“不行啊大姐……”他摇了摇头,“我身上有血,会弄脏你的衣服的。”
“没事的,过来吧。”我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蜿蜒过脸上的血污。他一下子失去了自制,嚎啕大哭着扑入我怀里。
我抚摸着他因为沾着血液而拧在一起的头发,不由得落泪。
中也,大姐带你来港黑是不是错了。
现在你满身血污,害怕弄脏我的衣服,当年我捡到你时,怎么没有想到,我曾经沾满鲜血的双手,会弄脏你纯洁的脸颊呢?


***



“大姐,我来帮你盘头发吧。”
我对着镜子描眉,“今天怎么这么殷勤啊。”
他走过来,拿起一旁的梳子:“很久没有帮大姐盘过头发了。”
“是啊,不知不觉,你都十七岁了,大姐也老了。”
“不不不,大姐那永远都是美人。”他讲簪子簪在我头上,“好啦。”
我对着镜子仔细端详:“真棒啊,中也,真好看。”
他在镜子里对我笑了笑,有点腼腆。“大姐,等你将来出嫁,也让我为你盘头发吧。”
我不禁想起八年前,那个仰着头,甜甜笑着对我说“等我长大就娶大姐做我的新娘”的小小中也。看着镜子里意气风发的少年,眉梢眼角透着英气,我有些复杂地笑了。
“中也小的时候还说大姐又温柔又漂亮,要娶大姐当新娘呢。”
“啊,是吗?”中也摘下礼帽。“大姐现在依旧又温柔又漂亮,是我们港黑第一花魁呢。”
“油嘴滑舌。”我意有所指,“做搭档久了,真是越来越像。”
他似乎有些烦躁。“谁像那种死青鲭啊!大姐!”
看着那气鼓鼓的脸与小时候的脸奇异的重叠,我忍不住大笑,他的连胜也缓和下来,低低地笑着。
“大姐啊。”他说,“我要走了。”
“去哪?”
“出差,去国外。”
首领终于把这么重要的任务单独交给他一个人了。
此时的我想和他说的有太多太多,比如恭喜他获得一个锻炼的机会,指导他任务的注意事项,等等等等。可是所有的话都争先恐后地卡在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照顾好自己。”我说。
他欠了欠身:“你也是,大姐。”
“中也!”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叫到。
他转过头:“大姐?”
“中也。”我微笑,“你已经可以戴上爸爸的帽子了。”
少年的脸上绽放灿烂的微笑,宛如一道光照亮整个房间。
“谢谢你,大姐。”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浅浅的细浪。
“去拿吧。”我笑。


*****



我没想到很快我又见到了中也,在他的搭档叛逃之后,他从国外飞回来,开了一瓶89年的柏图斯。只有我知道,这瓶酒是他为了搭档的十八岁生日准备了很久的惊喜。
“那个混蛋,终于走了。隔。”他红着脸,喝光杯中的紫红色液体,“正好,这样好的酒,才没有他的份呢。”
“中也……”
“呐,大姐,是我不够好吗?”他趴在桌上,眼底里仿佛有汹涌的巨浪和无数纷飞的大雪,“为什么,为什么他一声不吭就走……”
我默然。
是啊,为什么呢?
中也伏在桌上低低地哭了,我伸手想摸摸他的头,在空中抓了两下,终究放在了桌上。


*****



“大姐,决定是他了吗?”中也站在我身后。
“是啊,就是他了。”我理了理身上的白无垢。
“大姐,你爱他吗?”
“我最爱的那个人,被现代首领杀了。”我淡淡地说。
他不再说话,沉默在我们两个之间流连。
“大姐。”他终于开口,“我帮你盘头发吧。”
“二十一岁的中也一点也没变,手艺还是那么好。”
他温柔地笑笑。“大姐,听说你又开始带孩子了?”
“是啊,是个小女孩,和小时候的你一样可爱。”
“大姐!”他嗔怪。
“中也啊。”我黯然,“我这样是不是错的,把你,把镜花,带到这里来,让你们弄脏双手,沾染本不该让你们见到的,是我让你们……”
“大姐。”他打断我,“不是这样的。”
“我很感谢大姐,没有大姐,中原中也不会活在这里。”
我叹气:“谢谢你,中也。”



我被骗了。
婚礼是个陷阱。对方的目的是重创港黑。虽然被中也最后识破,但还是发生了一场混战。是中也,拼了命地把我救出来。
我远远的坐在废墟上。坍塌的建筑,被践踏的花朵,还有我染血的白无垢。淅淅沥沥的雨下起来,和服上的鲜红渐渐晕开。
中也在我背后,为我撑着我的伞。
“是我的错。”
“大姐!大姐你冷静点!”
他将我拥入怀中。
“没事了,没事了大姐,没事了。”
是什么时候,那个小男孩,娇小的,可爱的小孩,成长了起来,什么时候他的肩膀,已经坚强到足够让我依靠了呢?
我倒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



“中也,有个人现在在港黑,你见不见?”
“大姐,我现在忙着呢。”中也一边翻阅文件,一边抬头冲我笑笑。
“知道啦,干部大人,但是这个人你一定感兴趣。”
“谁啊?”他埋在文件里,头也没抬。
“太宰治。”
“什么?”他猛地站起,不小心掉落一沓文件。
“是太宰治。”我说,“他被镜花抓来,现在正在拷问室。”
“他……”
我看着他无措的脸,微笑:“有什么事,自己去问他。”
他拎起外套,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我马上去。”
走到门口,他停下来。“大姐,谢谢你,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我身边。”
我浅笑:“中也不也一直在我身边吗?”
无关风月,我和中也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您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一定要幸福啊,大姐,不……”他转过身来。
“姐姐。”
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依旧有这浅浅的细浪,依稀是十四年前的模样。
我微笑。
“我的傻弟弟啊。”

▬▬▬▬▬▬▬▬▬▬▬END▬▬▬▬▬▬▬▬▬▬▬

评论(3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