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双黑/太中】1907

1907
CP:太中
by:知士cheese
*本作品中的年份为架空年历,地域并非日本,不涉及任何真实史实。
*七千字中篇
*人物崩坏
*配合陈奕迅《1874》食用更佳
▬▬▬▬▬▬▬▬▬▬▬▬▬▬▬
你相信命中注定的恋人吗?
好像一个灵魂被劈成两半,进入不同的身体。
相爱,相知,相伴。
在大千世界中,我们兜兜转转,寻寻觅觅自己的那一半灵魂。有的人幸运地找到,相守一生;而有的人,却一直在孤独地徘徊。
我们渴望着命中注定。
如果你命中注定的恋人,出生在一百年前呢?



1.
盛夏。

太宰治揉揉自己凌乱的头发,想不出对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尽管吞了安眠药,昨夜依旧没有睡好。真是的,早知道就一次吞个够,直接到另一个世界去好了。
叼着面包片,慢慢走在上学的路上,他甚至没有兴趣对周围的一切投下轻轻一瞥。转学一个多月了,他没交到一个朋友,连自己同班同学的脸和名字也记不清。昨天保护人森鸥外打电话来问他过得怎么样,如果不行就回来。他知道他的好意,但他只是等电话那边说完就挂断了。
真没有兴趣去上课啊。
他走进教室,穿过教室里三五成群,聊得火热的同学们。坐在教室后面靠窗的位置,整理起自己的东西。
“命中注定的爱人?”
“对!两个人仿佛就像是为对方而诞生一样,彼此相爱,产生共鸣,仿佛彼此的灵魂深深交织在一起,只要在一起就无比的幸福和安心。”
“啊~真好啊~直子命中注定的爱人在哪里……”
“不可能啦……”
旁边的四个女生正在进行的恋爱话题,太宰治不感兴趣,但里面的一小段,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命中注定的爱人?
在这个无聊的世界,会有自己命中注定的爱人吗?在这个没有共鸣的时代,有这样一个理解我灵魂深处的人吗?
十七年了,一个也没有。
只有孤独和虚空。
下午第一节课后,太宰治逃课了。
他跑入学校后山的树林里,清凉和幽静使他焦躁的心情暂时缓和。他躺在一片树荫里,嘴里叼着草叶,聆听蝉鸣,看着天空被树的枝桠切割成不规则的几何形状,和翻飞的树叶上跳跃的或明或暗的颜色。
想从那个世界逃离。
他伸手向遥遥的天空,看着阳光从指缝斜斜洒下,一偏头,看到旁边的枯叶层下,有一块东西反射着太阳的光辉。
是一块石碑,光滑的,青色的石碑,布满斑驳的裂痕。
这东西一直在这么?
他拭去石碑上的泥土,发现这块石碑光溜溜的,只在正面上部刻着一串数字。

1907


啊,好巧。太宰治心想,如果是1907年立的,正好比我出生的年份早一百年。
“命中注定的爱人,就像灵魂伴侣一样。”早上女生的话回荡在他的耳边。
这个世界,没有人理解他灵魂深处。
如果我的爱人不在这个时代呢?
这样一个想法出现在太宰治脑海里。
是啊,有一个人,他能理解我,明白我,他愿意聆听我混乱的感情,解答我内心涌动的,难以名状的疑问。这个人也许是存在的。
只不过比我早出生了100年。
太宰治拿出口袋里的记号笔,在石碑上的数字下写下“我的爱人出生在1907。”
第二天下午,当太宰治有一次来到这里时,他发现自己写的字下面多了一行刻痕:
「啊,好巧,跟我同年啊。」
“是谁的恶作剧啊,无聊……”
太宰治在石碑上画了两个鬼脸,然后写道:“是吗,那么阁下是谁呢?”
切。他在心里嘲笑着恶作剧之人。
可下一秒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看见石碑上浮现出一行刻痕。

「我叫中原中也。」





2.
“太宰君,交到朋友了吗?”
啊,交到了,只不过他比我早出生了一百年。
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森先生一定会直接从电话里伸出手来把自己掐死吧。太宰治咽下面包,默默挂掉电话。

他穿过教室里三五成群,聊得火热的同学们,到教室后面靠窗的位置坐下。
“啊,早啊!太宰同学!”
一个女生转过头来和他打了个招呼,便立刻回到和其他人的讨论当中。
刚才那个人好像是班长吧……姓高桥……还是山崎来着?
太宰治一边把课本拿出来一边想着。

世界开始转动了。

“所以你也不知道这块碑是哪来的?”下午第一节课后,太宰治边吃苹果,边在石碑上写道。
「当然,军队驻扎在这里的时候就有了。」
“哦~中也是军人啊!是兵长?军曹?还是准尉?”
「是少尉。」
“哇!才十八岁就已经是少尉啦,中也真厉害。”
「太宰呢?」
“是学生啦。”
太宰治把吃剩的苹果核向一边丢去。
每天下午第一节课后,太宰治都会跑到石碑前,和中原中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说太宰,你不用上课的吗?」
“中也才是吧,明明是长官,不处理公务却在这里跟我聊天。”
「每天下午只有这半个小时休息时间,全浪费在你身上了。大人可是很忙的。训练,战斗,策略,哪一样不需要我中原少尉。」
切,明明跟我同年,总是一副大人的口吻。太宰治翻翻白眼,在石碑上画下两个丑陋的笑脸。
真的熟悉起来了。从一开始的“中原君”和“太宰阁下”到“中也”和“太宰”,再到“你这家伙”。仿佛被一种神奇的力量驱使,太宰治享受着与中原中也的对话。尽管相隔百年,他依然感到两个人相同的频率,隐隐地共振着。
真奇怪。他想。我竟然会觉得他可能能理解我。





3.
早晨。

“你听说了吗?B班的黑崎和爱花酱告白了!”
“这不是很好吗,爱花酱也喜欢黑崎君很久了。”
“两个人就像是命中注定的恋人,好羡慕啊。”
命中注定的爱人?
太宰治的脑海里浮现出中原中也的名字。
“周期函数的最小正周期叫做这个函数的基本周期。正弦、余弦、正割或余割的基本周期是全圆……”
老师在讲台上讲着代数课,太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神飘向窗外,无聊地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中也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应该是挺漂亮的吧,皮肤白皙,光滑。眼睛一定是浅蓝色的,深沉的。对视的时候,能在他的眼中看到蔚蓝的大海,还有浪花和细碎雪白的泡沫。头发卷卷的,安静的时候非常温柔,就算是凶巴巴的样子也会非常可爱。嘴唇薄薄的,软软的,像……
“太宰君!太宰君!”
“是!”他抬头,发现老师不知何时以及站在他身旁。
“请认真听课!”
“对不起。”在全班的哄笑中,太宰治低下头,发现草稿纸被自己无意识中写满了字迹。

「1907 My Destiny」

窗外,繁茂的树冠连成一片碧绿的浓荫,知了一声声嘶哑地叫着,仿佛在做最后的挣扎。

夏天快过去了。






4.
「你的容颜/只有悔恨与寂寞的微笑常在」
「那是此世/数不尽的亲切之感」(1)

“这是什么啊?”太宰看着石碑侧面的刻痕,“是诗?”
「是我写的。」
“哦~看不出来中也空空如也的脑袋还会写诗。”他故意写道。
「少瞧不起人了。小时候我在家塾里可是优等生呢。本来我的梦想就是当诗人。但是次子要辅佐哥哥,所以就参军啦。」
“哥哥?”
「是的。中原家世代功勋。大哥已经是大佐了,年底应该会升准将。」
“为了家族牺牲自己?中也还真是伟大。”太宰写道,语带讽刺。
「太宰,当你热爱的土地饱浸血泪的时候,在那里写诗都是残酷的。」
「如果是你,你也会这样做的。」
啊啊,是这样吗。太宰想。

「那此世间/欢乐和悲伤的话」
「为了他/撕音呼喊」(1)

又一行刻痕渐渐浮现。
写得真好。中也他能够看到那些破碎的美丽。他知道,他懂得,他看得见那些受到创伤的灵魂深处。
真不愧是我命中注定的爱人。太宰抚摸着石碑,嘴角微抬。


交谈越来越多,石碑上剩余的空间也越来越少,两个人的字迹也越写越小。
啊啊,真丢脸。太宰治趴在地上,艰难地往石碑底座上写字。
这种脸贴地,屁股翘起的姿势,中也一定也不想让部下看见吧。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笑。
“诶!什么?中也竟然只有一米六吗!”
「穿上军靴会更高一点……」
“那这样部下给你敬礼的时候岂不是……”
「他们在心里是尊敬我的。」
“好可爱啊中也,就像蛞蝓一样。”
「恶心死了,这是夸人的话吗?你不许笑啊我警告你,你这家伙现在一定是一副青花鱼要上天了的表情。」
“我没笑,真的,我保证。”
「放屁,你他妈写字的笔画都在抖。」
呵呵哈哈哈,太宰治忍不住大笑。笑吧笑吧,反正中也他听不见。
哈哈哈

啊。
听不见啊。







5.
“时空隧道是客观存在,是物质性的,对于人类生活的物质世界,它既关闭,又不绝对关闭---偶尔开放……”太宰捧着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偶尔往石碑上写一两个名词。
「我说你啊,最近战事吃紧,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讲什么虫洞和多维宇宙。」
“中也你不想见我吗?”
「不可能啦,那种事情。」
“一定可以的,之前没想过的跨越百年的相遇都实现了,中也不想过来吗?”
「想啊。」
太宰治看着字迹慢慢浮现。
「想在明朗的教室里读兰波的诗,想对大家诉说自己对人生的理解,想参加夏日祭,看烟花吃苹果糖。想和同学一起去吃拉面,在放学路上追跑打闹,想躺在河畔的草坪,脑中构想着写给恋人的情书。」
“这么简单?”
「简单到无比奢侈啊。」
中也他,连这样简单的快乐都没有啊。太宰靠在石碑上,突然有点心疼对面那个总爱充大人的小矮子。
“中也,杀人是什么感觉?”
「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杀过人吧。”
长久的沉默。
「杀过。」
就在太宰治以为中也已经离开的时候,刻痕浮现出来。

「那个时候你的感官会非常敏锐,又非常迟钝」
「敏锐到开枪时能听到头骨碎裂的声音,挥刀砍下时能感到肌肉纤维一根根断裂,以及骨头传来的震动。」
「但是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恐惧,恐惧杀人,恐惧被杀。只能不管不顾地砍,砍,砍。」
「一种你绝对不想体会的感觉。」
「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在将来,像你这样的孩子,一辈子看不到鲜血和丑恶。太宰。」
糟了啊。太宰治心想。

这次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6.
“啊~~~~怎么回事啊。”太宰治倚着石碑折纸飞机,“中也还没来啊。”
最近战事吃紧,每日下午的对话变为留言和不定期回复,但是没有超过一天的时候。这次已经三天了,中也出什么事了?
一直到日头西斜,刻痕都没再出现。太宰治抖落肩头的落叶,离开树林。临走前他回过头来,那块石碑静静地立在那里,给他一种一切都没改变的错觉。
他极其真实,又遥不可及。
如果中原中也不存在呢?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入夜。
梦里仍是那个世界,充满着污浊,欺骗,暴戾,人们带着虚伪的假面彼此伤害,彼此用尖利的手指暧昧而温柔地抚摸对方的脸颊。前一秒还笑脸相迎,下一秒便张开血盆大口,漏出獠牙。而那充斥着的,流动的黑暗,瞬间卷走一个人的灵魂。
太宰治从噩梦中惊醒,胃里翻腾着强烈的作呕的冲动。他冲进浴室,狠狠地盯着镜子里的人。
“你这怪物!”他绝望地大喊。
没人理解是什么滋味?
渴望理解是什么滋味?
如果中原中也只是自己虚构的角色,如果这样一个和自己百分百合拍的人根本不存在,那他该怎么办?
太宰治一把拿起刀片,在手腕处猛地一划。
他跑向学校,伤口用绷带草草包扎,一路滴落猩红粘稠的液体。他冲进后山,拨开丛林,大口大口地喘息。
月光静静地洒在石碑上,风穿过林稍,低低地吟唱着。
太宰治跪在石碑前,抚摸着一行行字迹和刻痕。
存在的吧。存在的吧。这是中也存在的证据……
如果中也死了呢?
刹那间,太宰的眼前出现火光与硝烟,遍野的尸体,横飞的血肉,中也满脸血污,……
太宰治痛苦地低下头去,看到最后自己写的字下面,出现了新的刻痕。
「太宰阁下,见信安。近日北部有敌军来犯,忙于军务,前信未得回复,深表歉意……」
“什么啊……这种拿腔作调的官方语气……”
太宰治突然脱力,靠在石碑上。

别吓我啊。





7.
平常的上学路上,太宰叼着面包片。
“早啊太宰!”
“啊,你不是D班的田沼……”太宰治看着跟自己打招呼的男生,不由得脱口而出。
“啊?你认识我?”田沼有些惊讶。
“怎么了吗?”
“啊,没有……”田沼笑笑,“看你平时听沉默的,没下到……主要是那天我看你翻阅时空旅行的书,我也挺感兴趣的……”
“是吗?”太宰微笑,“那有空再聊聊?”
自己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他按惯例来到石碑前,看到了中原中也的留言。
「明天晚上,一起赏月吧。」

天气渐渐凉起来了。




8.
“我来了。”
「你可算来啦」
“我带了酒哟。”
「小孩子少喝酒啊。」
太宰治笑着在石碑前坐下。
“下周出战?”
「是,所以现在叫你出来。」
“中也,莫非你想我了?还是需要我给你作战的力量?”
「我可能会回不来。」
倒酒的动作突然停止。太宰呆了呆,一口喝掉杯中所有的酒。
「我们的任务是阻击,留出时间给哥哥前往主战场定胜负」
“中也,你要爱惜自己的命。”
“现在我很好,所有人都很好,所以你们一定会赢,你不必……”
「是使命啦,太宰。」
「我一定要拼尽全力去做。」
「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在将来,像你这样的孩子,一辈子看不到鲜血和丑恶。」
「我的任何动摇,都会影响你的现在。也许你会被人歧视,低人一等;也许你不得不扛枪挥刀,弄脏双手去争取你现在所轻视的活下去的权利。」
「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
「我一定要去做,这是我的信念。」
「我会活着回来的。」
“好吧好吧。”太宰治将酒倒在石碑上,“这杯酒算我敬你,祝你凯旋。”
「干什么啊,你这家伙,我的和服被你弄湿了啊。」
隔着石碑,太宰治仿佛看到中也一脸无可奈和的模样,气恼而又乐意消受他的捉弄。
真好啊。
现在不只是字迹,连酒这种液体都可以穿过石碑了吗?
那有朝一日人穿过石碑,也不是梦想。
太宰治抬头看向天空,一轮满月嵌在天幕上,幽幽地散发着皎洁的光,将天空渲染成莹莹的乌蓝。婆娑的树影,微微摇动的草叶,远处传来缥缈而不可闻的歌声:

“ 喜爱秋天的人儿是感情深重的人,像抒发爱情的海涅一样,是我心上的人……”(2)

啊,太好了。
“今夜月色真美。”(3)他饮下一口酒,在石碑上写道。


「啊,我死而无憾。」(4)




9.
“啊,已经这个时候了吗!”
太宰治看看图书馆上的时钟。从书本和笔记堆里抬起头来。田沼给的书单还真是长啊。他伸伸懒腰,从座位上站起。还有另一项工作在等着他。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心跳的厉害。

「海浪涌动处/那并非人鱼。
海浪涌动处/那仅有波涛。」(5)

太宰治拿着纸笔,整理中原中也刻在石碑上的诗句,同时忍不住赞叹一下自己爱人的文笔。正当他抄写的时候,突然发现在石碑背面的下部,渐渐浮现出一行红色的字迹。
「抱歉啊,太宰。」
中也?
太宰治丢开纸笔,稿纸四散翻飞。
「任务是完成了,但是我们……」
“不……不是吧……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力气刻字啦……但是有些话很想跟你说……」
「要活下去啊,太宰。」
「即便是在百年前,也有人为着你夜夜失眠的,所以你要相信,有人能理解你。」
「要活着,这是我为你争取来的权利,是我唯一能送给你的礼物。」
“不,你不要,我要你活着,我要你活蹦乱跳地回击我,你让别人好好活着,自己却去死,算什么啊。”
「虽然任务完成了,但是没有战斗到死啊,为了你爬到这里来,死心想着如果你在可以再和你说说话……」
“你别说了……”
为什么这么残酷。
为什么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放任自己命中注定的爱人走向死亡,他不能拥他入怀,不能为他疗伤,不能感受到他渐渐消逝的体温,他甚至不能在他临死前见他一面。
「我背叛了自己的信念,也没能信守与你的诺言」
「真是没用啊,我」
“不可以……不可以”
大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有割草机嗡嗡作响,收割尽太宰治最后的理智。
“中也……你不能死……”
「好想……见你一面啊……」
“中也,我……”他用力地写,记号笔的笔头突然折断,没有水了。他急急地咬破手指,疯狂地在石碑上写下。
“中也,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啊,你是我命中注定的……」
最后一个笔画斜斜向下,尾端扫过长长一片。
干涸的血迹。
空气里弥漫着腥甜的气味。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错误地出生在1907
为什么我没有及时地出生在1907
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触碰你。
如果你出生在百年之后,我们可以上一所中学,一起看少年漫画,周末去游戏厅打电动,享受平凡的快乐。
如果我出生在百年之前,即使我们永远不会相遇,我仍可以与你分担炮火与烽烟,可以在那个时代与你同生共死。
如果我出生在百年以前,我们可以共同出生入死,并肩作战,为信仰,为这个国家的明天奋战。
我甚至愿意和你手挽着手,一起逃离,逃去另一个国家的乡下,只有我们两个。在雪夜里围着矮桌和茶炉,你写诗,我当你的读者。
可我没有。
我只能跪在石碑前,什么也做不了。
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滴答。
滴答。
血色的字迹渐渐被水冲走。

下雨了啊。




10.
初冬。

太宰治把脸埋进围巾里,匆匆赶往国立图书馆。
该为明年的考试做准备了。
之前田沼推荐的书也全部还了,嘛,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啊……文学通史……这里。”
将书从书架上取下,翻开后寻找自己想要的资料,本该如此。
翻了两页后,鬼使神差地,太宰治翻回一页。
「中原中也(1907~1925)……在落英阻击战中殉职,连升三级……爱好文学创作,在短诗文方面有极好的文学造诣,被誉为“诗人少佐”」
太宰治的眼睛定格在一旁的插图。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中原中也的生活照。他穿着和服,手中拿着钢笔,坐在书桌前,笑吟吟地看向镜头。
熟悉,太熟悉了。
仿佛是一个平常的午后,他推门进入书房,坐在书桌前的中也抬起头来,惊喜地说,你来了啊!
你来了啊。
是的,我来了。
我等你很久了
我知道
终于见到你了
是啊
太宰治轻轻吻上照片里中原中也的面颊。

我命中注定的爱人





被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今日小雪初降






(1)出自中原中也《疲累憔悴的美丽容颜》

(2)出自日本歌曲《四季之歌》
(3)据说夏目漱石还是英语教师的时候,曾有学生将“I love you”翻译成“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ます”。对此夏目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哪有日本人把‘愛しています’挂在嘴边的!不如译作‘月が綺麗ですね(月色真美)’什么的,这样日本人才能懂。”

(4)二叶亭四迷在翻译屠格涅夫小说《阿霞》中女主回应告白的场景时,没有将原文中的“I love you”生搬硬套译作“愛している(我爱你)”,再三斟酌后敲定“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我死而无憾)”。也就是说,至于对方而言,“死んでもいいわ”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存在。等同于爱。
(5)出自中原中也《北之海》


***********

非常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这是非常想写的一个梗,写了好久,连队长都没更。
所以你一个星期就憋出来这么个玩意?
之前总觉得太中不够甜,总希望两个人再多些互动。但是这里我给出了一个想法。
其实现在的双黑已经挺幸福的了,至少对方在身边,无论想还是不想,总是能够见到,能够触碰到。
如果两个人不在一个时代,就算太宰再温柔,中也再坦诚,就算他们两个再怎么彼此理解,见不到面,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那样一种精神恋爱也很有萌点呐ヾ(≧∇≦*)ヾ
这篇文章里用的时空互错的梗,以及最后的处理,在这里列一些我看过的类似的作品推荐给大家。
《不能说的秘密》周杰伦的电影
《绝圆的暴风雨》时空逻辑
《灰塔笔记》愚人节的结局(这个是我看的第一部耽美小说www)
《神奇女侠》最后戴安娜看到史蒂夫的照片的一幕真的超级感动。
谢谢大家。

评论(27)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