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太中]十六岁

太中体验平凡十六岁生活的故事
甜的日常
by:知士



=================



“中也,快看电视啦!”太宰治往嘴里塞了几片薯片,舔掉手指上残余的盐粒,然后猛戳中原中也的脸颊。

“烦死了!。别他妈用你沾满口水的手指碰我!”枕在他膝上的中原中也不耐烦地拨开他的手,将手中的书翻动一页。

这只是一个普通休息时间,晚饭后的二人世界。电视里放着八点档青春偶像剧,厨房里还堆着没刷的碗。两个人穿着小黄鸡印花的睡衣窝在沙发里,一个看书,一个看看书人。一个哗啦哗啦翻书,一个吧唧吧唧吃薯片。

“啊,如此清纯的佳丽啊,为什么要为那种愚蠢的年轻男子伤心流泪,这样自杀的话不如和我一起殉情!”

“少说这种无意义的话要死快死。”

中原中也说罢,张口接下太宰治递来的薯片。

“十六岁诶……现在十六岁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太宰治看着荧幕上喝奶茶吃蛋糕卿卿我我的小情侣,不由得感慨时光易逝人生短暂自己什么时候也成跟不上时代的老人了。

“啊,所以说你快到棺材里去吧。”中原中也侧了侧身,又一翻过一页。

“中也,我们十六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吧。”

“咱们那种经历都够普通人死好几次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最年轻的干部大人!”

“中也,不想体验一下普通人的十六岁吗?”太宰盯着电视,晃晃膝头的中也。

“没兴趣,那也不是真的十六岁啊。”中原中也举着书,眼神却不断向电视飘去。

“啊!吵死了!”

他干脆把书盖在脸上,“睡会儿,别给老子瞎叽歪。”

太宰治轻轻抚摸中原中也散开的头发,若有所思。

翌日早晨八点,中原中也醒来,习惯性地等着某只青鲭的每日醒晨骚扰,却毫无动静。他伸出手臂在身边划拉划拉,空无一人。

太宰这家伙,搞什么飞机。

中原中也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中也!你醒啦!”

卧室的门被猛地推开,太宰治探出脑袋:“快点快点,快去洗漱!早饭已经搁在桌上了哦~”

下楼,左转,第二个门,中原中也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他对着镜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切停当,他走出浴室,餐桌上放着一个盘子,盘子里静静地躺着一块三明治。

“快吃,吃完换衣服。”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从楼上走下来,最后一口三明治没嚼完就横在喉咙里。

太宰治穿一件短袖连帽衫,上面印着骷髅,星星,还有叛逆的字母印花。下身配了一条破洞牛仔五分裤,水洗蓝色的裤脚里伸出两条修长的腿。一双白色板鞋悠然地踏着楼梯。

今天什么日子这家伙抽什么风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你干嘛啊?”

“锵锵!中也!今天是我们「重返十六岁」活动日!赶紧吃完换衣服,我们去约会啊。”

“那是什么鬼活动啊喂你等一下。”

太宰治推着中原中也上楼,从衣柜里扯出一套跟自己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的衣服:“穿上穿上,我特意挑的。中也的比我的小四个号,绝对合适。”

“喂……等一下,别扒我睡衣……啊!”

“顾名思义,今天我要带中也体会一下普通人的十六岁,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在穿衣镜前,太宰治整理好中原中也的连身帽,对着镜子里的中也微笑,“今天我们不谈港黑武侦,不谈二十年风雨,你是十六岁的中原中也,我是十六岁的太宰治。”

“太宰……”中原中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开口。

“你的品味真差啊为什么选这套衣服?!”

“什么啊,十六岁就应该打扮得像个少年一样啊。青春果然就是板鞋牛仔裤和连帽衫吧。”

“这看起来像不良一样啊,话说一晚上你怎么搞到这些衣服的?”

“交给芥川君办的,从买到洗到烘干,只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哦~不过芥川君半夜砸开服装店的大门,真是努力呢。”

芥川啊,睁大眼睛看看,你的老师就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中原中也扶额。

但是,真的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来没穿过的衣服,未知的活动,平凡的没有杀戮和博弈的生活……

“好!”太宰治把一顶平沿帽扣在中原中也头上,“我们走啦!”

中原中也扶了扶帽檐,脸上浮现一个少年漫画主角般的笑容,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坐电车?”

“当然啦,中原大人。”太宰治微笑,“普通的十六岁的人可不能开车,也没有专车哦。”

“这……”中原中也看着人潮涌动的入站口,感觉自己的眉毛跳了跳。

“没事没事,中也跟着我就好啦。”太宰治轻轻牵起中原中也的手,轻轻晃晃,“这样就不会走丢了~”

奇怪,今天太宰治的手那样柔软,温热,指尖划过手心的触感格外清晰,皮肤的摩擦一来中原中也的心一阵阵悸动。

该死,做都做过了,怎么牵个手还这么紧张?中原中也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太宰这家伙,什么时候也会玩纯情了?

中原中也把帽檐压低,遮住自己红得发烫的脸。

“走吧。”太宰治拉着中原中也,挤进车站。

“哇哦,真够挤的。”中原中也拉着太宰治在电车上,望着窗外飞速而逝的景色。

“抓紧我啊中也,不然会摔倒哦~”太宰治把手中的电车拉环晃晃,得意地微笑。

“你什么意思啊!”

“我可没说中也抓不到拉环啊~”

“可恶……”中原中也松开太宰治的手,帽子反戴,踮脚去够电车拉环。

“中也中也,你这样说不定会变高哦~”太宰治看着勉强用指尖扒住拉环的中原中也,忍不住偷笑。

下一站到了,人流在开门的瞬间涌入。两人被挤在人群中,太宰治顺势将中原中也箍在怀里。

“抱歉中也,稍稍忍耐一下。”他放在中也背上的手稍稍用力。

中原中也将脸埋进太宰治的胸膛。车厢渐渐被有节律的心跳声淹没。

冷静,冷静啊中也。



“啊……可算到了。”

中原中也站在出站口活动了一下筋骨,不满地回头看向太宰治,“快点啊你这家伙。”

“中也干劲十足啊~”

“那当然!”中原中也左手握拳,狠狠向右掌心打去,“我要征服这里的街道!”

太宰治微笑:“不错嘛……”

“走了!”
“这个点,先吃饭吧。”太宰治低头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

“吃……什么?”中原中也看向街边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招牌。

“交给我吧!”太宰治左手揽过中也肩头,右手向远方一指。



这什么啊……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手中的物体。

“可丽饼,吃吧。”太宰治把一个递向他。

“这东西能吃吗?看起来乱糟糟的。”
“当然了,中也大人没吃过庶民的食物吗?”太宰治把可丽饼塞进他嘴里,“别废话吃吧。”

什么……我靠……诶……

好像还挺好吃的?

太宰治笑看中原中也接过可丽饼,咀嚼,然后眼睛里渐渐有小星星冒出来。

“好吃吧~敦君说这个应该会受欢迎的。这个奶茶给你。”

这家伙,有的时候也挺温柔的嘛。

中原中也视线下移,看到太宰治手里的盒子:“这什么啊。”

“丸子,甜的哦~要吃吗?”太宰治拿起一串三个的团子,“来,张嘴,啊~~~”

“干……干嘛?我自己会吃啦。”

“来啊~~~”

“真是的。”中原中也红着脸,闭上眼睛去咬那个丸子。

“啊~”太宰治突然收回手来,“刚做的丸子果然好吃啊~”他转头看向一脸惊愕的中也,“真好吃!”

“你这混蛋……”中也牙咬得咯咯响。一下子扑过去。

“你故意的啊!”
“别……别打脸啊中也好痛!”
“我要吃那个丸子!”
“好好好给你别抢!等等!小心那个签字尖啊啊啊啊!”
“拿过来!”
“呜哇!可丽饼的酱沾到我脸上啦!”


两人坐在冷饮店里,身上带着厮打过后的狼狈。

“真是的。”中原中也铲起一勺冰淇淋,“早给我吃的话一点事都没有,你就是爱惹事。”

“啊……就是想逗逗中也嘛……吃不到丸子干着急的蛞蝓,多可爱啊~”

“还想打吗……”中原中也不满地吃下一大口冰激凌。

“您好,您的热带水果气泡综合饮料一份!”

“好的,放这吧。”太宰指指桌面,拿过两根吸管。

“你就要来一份啊。”中原中也叼着勺子,含糊地说。

“是呀。”太宰治把吸管插进杯中,“中也跟我喝一份啊,一起。”

靠。中原中也看向笑眯眯的太宰。这家伙想撩我啊。

那好。

“来吧,一起喝。”
两个人同时咬住吸管。

离得很近,只隔着一个杯子,几乎额头几乎贴在一起。太宰治可以清楚地看见中原中也湛蓝的眼睛和纤长的睫毛,中原中也毫不胆怯地直视他的双眼,眼神上挑,蓝色双瞳里涌动着温存柔软的潮水。眼波流转,里面含着羞怯,又隐藏着鼓励,几乎要将太宰治融化。

两人同时松开吸管,太宰治作势欲吻。中原中也竖起手指,轻轻点在太宰治凑过来的双唇上。

“哎~这可不行。”他轻笑,“今天我们,只有十六岁呢。”

他转头,假装没有看见太宰治脸上的欲要发作却无可奈何的表情。

切,不就是撩吗,谁不会啊。

完了完了,阴沟里翻船了,居然被中也反撩。太宰治看看中原中也美好的侧脸,不由得感叹。



两个人走在街上,一人手捧一杯奶茶。

“接下来……”太宰治四下张望,“啊!在那里!”
他指向电玩中心。

“喂喂,我们要去那里吗?明明都一把年纪了……”

“说什么呢中也!”太宰治拉起他,“我们今天只有十六岁十六岁啊!”

进入电玩城,看着形状功能各异的一台台机器,太宰治火速换好游戏币,拉着中原中也到处乱窜。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

“切,没意思。”中原中也从汽车模拟器上下来,“一点也不真实,上次我跟敌对组织飞车,得胜归来的速度都比这快。”

“啊,好无聊啊。”太宰治把模拟枪放回原处,“现在的射击游戏都这么简单吗?轻轻松松就打中了,真没意思。”

这些游戏……根本就不够他们玩啊。
“诶……这是……”太宰治一偏头,看到了一旁的抓娃娃机。

“中也!快过来!”
“啊?”
“你看这个戴帽子的蛞蝓像不像你?”
“滚一边去。”
“要不要玩玩这个?”

“这个很简单的吧?”中原中也挑眉。
“试试嘛……”太宰治推他过去。

“哼,等着吧,看我一下给你抓俩。”

三十分钟后

中原中也的脸几乎贴在了抓娃娃机的玻璃上,紧盯着里面的爪子,眼睛里冒着熊熊怒火。

“啊~中也的第二十七次失败~”太宰治靠在一旁,捂着自己笑到发痛的肚子。

“吵死了!”中原中也一拳砸向他,“你行你来啊!”

太宰治微笑上前。投币,确认,操作手柄。不到一分钟,一只布偶掉出来了。

(⊙_⊙)!?

中原中也眼睁睁地看着太宰治表演「奥义.一抓一个准」,脚边的娃娃越堆越多。

“你看啊中也,这不是很简单吗?”
“……哼!”中原中也跺跺脚,愤然离去。

“啊,夹得太多了。”太宰治捧着一堆玩偶,向服务台走去。好像这些东西能换个更大的奖品?

“嗯……”他在兑换处的奖品架子上浏览,突然注意到角落里的一个东西。

一个大大的青花鱼抱枕。

“我要这个。”

嘛,他把抱枕装进袋子里,偶尔也让中也得意一下吧。
中也呢?
他向周围张望一番,看到跳舞机旁边围着的人群。

中原中也正在跳舞。是一首节奏感非常强的舞曲,曲调明快。他随着节拍扭动着身体,变换着步伐,板鞋与地板撞击处一串好听的哒哒声。跳跃,转身,踢腿,单手撑地的回旋以及倒立,引来周围人一阵阵的赞叹与尖叫。搭在肩上的小辫子随着动作一跳一跳。中原中也的脸上是自由的,真实的大笑。他的周身散发出青春的张扬与活力。

真好。太宰治远远的站在人群里,微笑。

一曲终了,中原中也从跳舞机上下来,拨开围观人群。突然看见太宰治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样,我跳的不赖吧。”他自豪的用拇指指了指自己。

太宰治轻轻摘下中也的平沿帽,理了理他的刘海,再次把平沿帽给他反戴。

“头发乱了哦。”太宰治柔声说道。
“诶?”
“我们回家吧。”


“啊,玩了一天啊……”

两人默默地走在回家路上,旁边是柔软的草坪与平静的河流。有一群小孩子跑过,领头的小女孩手中风车呼啦啦转着,撒下一阵欢笑。

温馨在空气中流动。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相视而笑。

“在这里待一会儿吧。”

他们在草坪坐下,将战利品搁在一旁。

“中也,你玩过这样的游戏吗?”太宰治捡起小石子在手中把玩。
“什么?”
“打水漂,像这样。”

太宰治将手中的小石子平着丢出,小石头在水面上轻巧地连跳四下,跃入水中。

“啊啊,这样啊。”中原中也挑了一块石子,侧身扔出。

“一,二,三,四,五!哈哈!”他得意地笑笑,转头却看见太宰治又打了六个水漂。

“可恶。”他挑挑眉,拈起一块石子,扔出。
“一,二,三,四,五,六,七……”眼看水漂越打越多,太宰治一声一声数着,猛地冲过去抱住中原中也。

原本还轻盈地飞在水面上的石头便“咚”地一声入水,带起两个圆圆的水泡。

“啊!中也作弊!”太宰治抱紧中原中也死不放手,夸张地大喊大叫。
“干什么啊你!放手!”
“才~~~~~不”

两个人在草坪上扭成一团滚来滚去。滚到两个人都灰头土脸,满身草屑的时候才分开,各自大字型躺在地上。

“好久没有像这样了。”
太宰治望着渐渐西行的太阳说道。

“啊。是啊,所以太宰。”中也起身来看着他,“你为什么搞这个活动啊。”
太宰治两手交握,枕在脑后。夕阳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脸,把他脸上的神情映得温柔和深情。

“我想和中也一起,体验一下那种快乐。那种少年应有的,无所顾忌的快乐。”

“世界会怎样无所谓,人们怎么看我们也无所谓。天下是我们的。我有你,而你有我。”

“可以疯狂,可以纯真,可以感受到爱最初的心动,很简单纯粹,一块蛋糕一勺冰淇淋就可以很快乐。很容易打起来,也很容易和好。”

“爱着,仿佛能到世界尽头。”

太宰治的眼睛亮晶晶的。

“啊……”中原中也躺下,用帽子遮住脸。

“爱着啊。”

太宰治闭上眼睛。

微风轻轻拂过草叶。中原中也悄悄起身,在太宰治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软软的吻。

真好啊,十六岁。




▬▬▬▬▬▬▬▬▬END▬▬▬▬▬▬▬▬▬▬




感谢看到这里!
迟来祝贺芊总@一只阿芊 的LOF满月
无论遇到什么,我们都要努力向前!
加油!
也请各位加油!
谢谢观看!

评论(37)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