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太中]瘾(中)

戒烟梗
by知士





前文戳这

▬▬▬▬▬▬▬▬▬▬▬▬



“黑手党下一阶段的发展方向……”

啊……好想抽烟啊。偏偏在开集体会的时候……

中原中也摸摸左胸前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微微曲起左手的食指和中指,这是他想抽烟时的习惯小动作。
坐在他斜对面的太宰治突然站起,弯起右手拇指碰了碰额头。悄悄离开会场。

那个动作是战斗暗号:跟我来。

过了一会儿,中原中也起身离开。

“呼呼……哈……”

港黑办公楼昏暗的走廊,隐秘的角落,两人的嘴唇缠绵地分开。

“你这混蛋,太乱来了!还在开会啊!”中原中也垂下头,用帽子遮住脸。

“因为看你很困扰啊。”太宰治笑眯眯地侧过身,不动声色地挡住中原中也,平静地接下了走来的下级的敬礼。

中原中也躲在太宰治身后的阴影里,紧紧握住帽子。

这感觉,就像偷情一样。




“这样就行了。”

中原中也在文件上签好名字,递给前来交接的尾崎红叶:“大姐,辛苦了!”

尾崎红叶接过文件,笑着说道:
“中也,最近有什么开心事吗?”

“嗯?大姐从哪里看出来的?”中原中也端坐在椅子上,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最近上报到后勤部的办公室损耗少了,这说明你和太宰在办公室少打架了吧,你们和好了吗?”

“大姐,也就您才会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中原中也佯装发怒,语气有种造作的严厉,“您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们了,别说那种不可能的事情。不然,就算是大姐,我也会生气哦。”

两个人都笑了。

“中也,大姐只是提醒你,太宰那小子肚子里的弯弯绕很多,小心别被骗了。”

“大姐,我没有傻到被青花鱼骗的程度啊。”

“这样最好啦中也。”尾崎红叶准备离开时,意味深长地说,“对了,中也……”

“你最近很少抽烟呢。”

很少抽烟?

已经有四五个月了,无论在哪里,只要太宰治看到中原中也做出想要抽烟的动作,太宰治都会吻他。在走廊里,在办公室里,在敌对组织的仓库里……

自己和太宰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和好了?明显没有。依旧彼此讨厌,彼此无法认同。言语里有着真实的淬毒的刀刃,打起架来也满是杀死对方的念头。

但是彼此厌恶的两个人,为什么能平静甚至深情地像恋人那样接吻拥抱呢?

恋人?

荒唐的念头。

中原中也总有种错觉,觉得这样是很自然的。仿佛他们本应该就这样做。他甚至觉得,似乎这样和太宰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继续这种模糊却又有一丝丝明确的关系。

搞不懂啊。

“中也,快走,出任务了!”太宰治突然开门,丢下一句话又迅速离开。

“啊……”中原中也拿起帽子,离开了办公室。

“一夜之间啊……”太宰治简单包扎了一下手臂,看向周围被破坏的建筑和四横的尸体,“整个组织都被灭了,中也的异能真可怕。”

“还不是你……非要我用……污浊……”中原中也脱力地坐在地上。

“这什么话,没有我中也可就死了啊!”
“没有你,老子就不用污浊了。”

两个人彼此盯着,谁也不让。终于,中也先低下头去。

“太宰,帮我把左边胸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太宰治依言蹲下,从胸袋里取出来烟和打火机。

“中也……你……”

“怕来不及,万一你死了我又想抽,无所谓啦,快帮我点上,我没力气了。”

太宰治看看手里的东西,狠狠把他们扔到地上踩碎。

“喂喂……”

还没说完,嘴唇已被封住。血液混着尘土和硝烟流进口腔,腥甜而呛人。这个吻浓烈,热情,有种劫后余生的宽慰与庆幸。

身边是尸体,背后是废墟,他们吻着。

自己和太宰的事情,现在想不通也没关系。中原中也想。

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只要他们还活着,总有一天会想明白的吧。

总有一天。

中原中也独自坐在异国的据点里,翻阅着计划书和属下刚刚交上了的报告。

啊……好累。

中原中也仰倒在沙发里,曲曲左手手指。

没动静。

是啊,现在在国外出差啊。

他伸手摸摸左胸前的口袋。

唔,也没有。
没有东西提神啊。他捏捏眉心。

该死,等回国一定要亲个够。

中原中也伸个懒腰,接起电话。

“喂……大姐?啊,已经做完了,你不用……”

“……”

一下了飞机,中原中也狂奔至港黑,连首领都没见就冲向办公楼。尾崎红叶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他去哪了?大姐!他去哪了?”

“中也你先冷静一下……”

“不,大姐,我是高兴啊!”中原中也脸上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个讨厌的家伙终于走了,我特别高兴,真的。他叛逃了,我终于不用再见他那张恶心的脸,听他说那些恶心的话了。我真的可高兴了,我还怕他走的不够远呢,哈哈哈。”

“中也!”

“大姐,我没事。”中原中也摇摇头,“我先回办公室休息了。”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打开灯。办公室和他走之前没有半点分别。他坐在办公椅上,习惯性地曲曲左手手指。

“啊啦中也,这么大的瘾吗?”

戏谑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他转头,却空无一人。

焦躁,特别的焦躁。

中原中也突然起身冲向书架,第二排第三格,那本完全自_杀手册还在那里。他猛地抽出那本,哗啦啦带下一片书,然后一把抓出书后的半包烟和打火机急急地点上,使劲吸了一口。
烟雾进入肺泡,却没有带来丝毫的满足,反而因为用力过猛,呛得他咳出眼泪来。

焦躁,还是焦躁。

吸_毒的人大多不会抽烟。
因为烟劲不够大。

太宰治的吻就好像毒_品一样,彻底取代了烟所带给他的满足感。

戒不掉啊。

明明知道,最后就是这种结果。明明知道不能碰,却还是在其中沉沦。

无论什么情况下,一点即炸的那个往往是处于劣势的一方,因为没有办法控制局面而用气势去维护,去挽回,去表达自己心中强烈的感情。中原中也就是这样。

那个人贸然闯入自己的世界,又毫无征兆地离开。莫名其妙地挑起自己的兴趣,又亲手把自己的希望摧毁。他好像总是很清楚自己,自己却一点也不了解他;当自己愿意花时间跨过两人之间的鸿沟时,他却连这个机会也不给他。

一支烟燃尽了,中原中也颓然坐在地板上。

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

他再次掏出打火机,直到一次把半包烟抽光。看着满地的烟头和凌乱的书,眼泪渐渐盈满他的眼眶。

“这烟一定是受潮了,呛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可是,这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他这话,又是说给谁听的呢?


TBC

评论(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