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太中]瘾(上)

戒烟梗
by知士


▬▬▬▬▬▬▬▬▬▬▬▬



黄色的灯光柔柔地照在小酒馆的黑胡桃吧台上,浅棕色的酒瓶反射出暧昧的光晕。空气中缓缓流淌着爵士乐,配上酒杯中冰块融化的细响。中原中也晃晃酒杯,饮下杯中浅金色的液体。左手食指与中指尖夹着的香烟,飘着袅袅的烟雾。

已经是深夜了,酒馆里客人的客人三三两两地离开,只剩他,门口的一位老人,还有角落阴影里的一位,以及正在擦杯子的酒保。

“喂,小哥,再来一杯。”

“快打烊了,客人。”

酒保是个清秀的男生,有着干干净净的头发和亮晶晶的眼睛。声音温柔而清脆。他的笑容在烟雾中晃动,眉眼渐渐变成中原中也熟悉的样子。

中原中也摇摇头,定了定神,懒洋洋地开口道:

“有什么问题啊,小哥。你都说了是快打烊,既然还没打烊,就给我倒酒。”

“中原先生,今天您已经喝太多了。又是烟又是酒的,对身体不好。”

“倒酒吧,顾客就是上帝。”

“真没办法啊,上帝先生。”

加冰的酒摆在中原中也面前,酒保小哥手肘搁在吧台上,手撑着脸,笑眯眯地跟他聊起来。

“中原先生抽烟喝酒,可要当心身体啊。”

“小孩子懂什么啊,一看小哥你就是来打工的学生吧。”

“我是为您的健康着想啊。”

“你当我没有下决心戒过吗?”

“诶,是吗?真看不出来啊。”

“对,戒烟。”

酒保小哥看看着中原中也吐出一口烟雾,微微一笑。

“啊,明显失败了呢。”

“切,你说话的方式跟一个讨厌的家伙真像。”

中原中也喝下一口酒。冰冻的酒滑过,有一点点甜,但是随之辛辣的味道充斥着喉咙。他的后背微微出了些汗。

“太天真了啊小哥,戒烟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


“中也你又干什么啊,这屋子里着火了吗?”

一进办公室,太宰治看到满屋烟雾缭绕。中原中也倚在办公椅里,正抽着一支烟。一旁摆的烟灰缸里,烟头多得几乎要溢出来。

“真是的,烧炭请带上我啊!自己去死,中也真是狡猾。”

“开什么玩笑。我在看文件,别吵。”

“是什么文件让中原大人如此困扰啊,果然小矮人的脑子不够用的啦。我就勉为其难帮你处理一下吧。”

“你以为都是谁惹出的事啊?追踪任务进行到一半,突然说,啊,天气不错啊,跳个楼吧。然后你就真的跳下去了?!你倒是破事没有,但你给任务造成很大困扰啊!”

“反正交给中也肯定没问题吧。”

“你当我是谁啊?又要操心任务又要操心你,队伍我组织,报告我写,还要收拾你剩下的烂摊子!啊?你这个绷带附属物!”

中原中也愤然把文件扔到办公桌上,继续狠狠吸他那一支烟。

太宰治走到窗前,突然猛地打开办公室的窗户。寒冬的狂风呼啸着涌入室内,横扫一切,中原中也慌忙捂住自己的帽子。文件被吹得哗啦啦地翻开,不一会儿,烟雾就被席卷得一干二净。

“你干什么啊!”中原中也紧紧捂住帽子,连眼睛都睁不开。嘴里吸了一半的烟掉落,体会到了什么叫冷冷的狂风在脸上胡乱乱地拍。

“中也,吸烟等同于慢性自_杀。”太宰治关上窗户,“你不考虑一下戒烟吗?”

“戒烟?为什么?”中原中也扶扶帽子,抬头看向他。

“就算中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体,我也不想吸二手烟啊。”

“哈?你的梦想不就是死吗?吸二手烟危害更大,你好好感谢我牺牲自己成全你的死亡梦想吧。”

中原中也点燃一支烟,却被太宰治夺取。

“喂喂中也。”太宰治摇摇头,“带着一身病慢性死亡,一点都不清爽!中也的脑子是不会明白我的理想的。”

“你这家伙……”

中原中也拢拢头发,丢了一个白眼过去。

“啊,中也!”太宰治摸摸下巴,“”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矮了!”
“啊?”
“因为你抽烟啊!”

“……”

本要去拿文件的中原中也一头撞在办公桌上。
啥?

太宰治在办公室里踱步。“你看,中也喝酒我也喝酒,中也出任务我也出,中也吃什么我吃什么,为什么我一米七四中也一米六?”他转身,打了一个响指。

“因为中也抽烟我不抽啊!”

什么歪理。中原中也摇摇头,下决心不搭理他这种无聊的言论。他从左胸前口袋里拿出烟盒,回过神来时手中一空。太宰治站在三米开外,冲他亮出手中的打火机和烟盒。

“没——收——”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展开香烟争夺战,拉到了书架,砸碎了台灯,弄翻了桌椅,搞散了文件,好像有人刚刚往办公室里丢了一个炸弹一样。

最后?中也讲太宰治顶在墙上,双手卡住他的脖子。

“把烟交出来!”
“咳咳……中也……”
“少废话!”
太宰治勉强抽气,指指脚下。
“啊?”

中原中也低头,看见自己脚下有一个方形的东西。他缓缓移开脚。

?!

香烟被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踩扁。

“中也,是你自己搞砸的哦~”

“太——宰——你这混蛋——”

第二天,中原中也一脸怒气地来上班。太宰治那个混蛋,昨天趁他给部下开会的时候找人把他家所有的烟席卷一空,还顺走了他两瓶酒。妈的,一定要报警告他非法入侵把他抓起来!不过对于这家伙来说非法入侵也是家常便饭而已,而且还有其他比非法入侵更加重的罪都犯过了军警也奈何不了这家伙,再说了,哪有港口黑手党的干部报警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中原中也骂骂咧咧地来到办公室门口,突然想起昨天一场打斗,办公室基本已经不能用了。真是的,每次都是我善后,那个废物青花鱼真麻烦,还是杀掉吧。

他推开门,打算先看看情况,却发现室内已经被修缮完毕。明亮整洁,还添了一些自己比较中意的细节。

搞什么啊,太宰那家伙转性子了吗?
中原中也一边想着,一边在办公室里四下查看。

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办公室不是被修缮了,而是被更换了。

因为无论是抽屉,矮柜,置物架,都找不到自己之前放置的烟了。

太宰为了把烟清掉,费了这么多功夫吗?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一拳以表谢意啊!

中原中也叫来一个部下:“去,给我买包烟。”

部下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太……太宰先生交代过……不能给您……”

“啊?”中原中也一步上前揪住他的领子,“你那么害怕他吗?被他杀还是被我杀?你选一个吧!”

“属……属下……”

“切!”他丢开那个人,打电话给后勤部。

“请送烟过来。”

“对不起中原先生,太宰先生交代……”

中原中也一把挂了电话,又重新拿起。

“大姐……”

“中也,这件事我还是非常支持太宰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宰治,跟我玩真的啊!

没有烟抽的中原中也格外焦躁,他在室内走来走去,特别想砸点什么东西。

等一下,好好想想。

在昨天下午至晚间,太宰治应该领着人在自己家里清理烟,后勤部每天晚上七点下班次日早晨六点上班。太宰那家伙肯定会亲自监督。烟因为是我藏起来的,所以他肯定会仔细检查。现在是九点钟,昨天那个程度的破坏就算是前一天晚上备案也不可能在三个小时内处理得一干二净,况且还有修缮后的说明和交接,他总是做这样的事情,自然清楚得很。太宰应该没有时间处理那些找到的烟,也许一般人会直接丢掉,但是太宰那家伙应该不会。

不是在他身上,就是还在这室内。

赌一把!

中原中也四下观察着办公室。

如果藏,那个混蛋绝对会把烟藏在这里,在他特别想抽烟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拿出来然后看他笑话,就算打一架也抽不到。他不想让我发现,所以肯定会放在我不会碰的地方,他算准了我对他的厌恶与不屑,所以如果我是他……

中原中也从书架上取下那本《完全自_杀手册》

果然在这里!

他从书后面找到了半包烟和打火机。

好了,接下来……

“中也!我来了~”太宰治推门进来。

“你干什么呢?”
“你管得着吗?”

中原中也靠在书记上,把烟藏在背后,拿出一贯的凶巴巴的神情和语气。

真是的,我为啥要躲呢,就好像偷吃东西的孩子被老妈抓到一样。

“咦……中也……”太宰治偏头,“你手里拿的什么?”

“没……没有……”

慌什么,我还怕他吗?

“你抽烟了?”太宰治的眼睛眯起,中原中也突然感到一股冰冷的重压扑面而来。生气了啊,太宰。这次怎么这么认真啊。他这样想着,却一动不动,两人就这样对峙着。

“拿过来。”太宰治伸手。

“开什么玩笑!”中原中也从背后拿出烟盒欲点。

“不可以!”太宰治一把夺下烟来,紧紧抓住中原中也的手腕。

“你……”

“中也知道,为什么吸烟会上瘾吗?”太宰治紧盯着他的眼睛。

“吸烟使血液中尼古丁含量上升,刺激大脑前额皮层,导致多巴胺分泌活跃,产生愉悦感。
“而饮酒,拥抱,接吻等等,也会提高多巴胺的分泌。
“从现在开始,我要帮助中也戒烟。每次你想抽烟,我就会吻你一下。”

“开什么玩笑!谁要和你这死青鲭接吻啊!”
“所以说中也,赶紧把烟戒掉啊。”
“不要!我拒绝!”
“那我们现在就来试试吧!”

太宰治欺身而上,不由分说地封住他的嘴唇。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中原中也踢开,脸朝下按在桌子上。

“你哪来的自信啊。”中原中也恶狠狠地说。他把太宰治翻过来,一手撑在他肩上,另一只手用力钳住他的下巴。

“要亲也是老子强吻你!”

两个人的嘴唇撞在一起。

中原中也的吻,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类似比谁力气大的顶牛和挤压。他不伸舌头,很显然是没经验的那种。但他死活也不松开,硬生生靠憋气将两个人的心跳加速。

分开的时候,中原中也大口大口地喘气,明明大脑已经开始晕,但是毫不输气势地擦擦嘴角,胜利者一样地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办公桌上的那个人。

太宰治则抹去脸上的墨水和被笔尖划破的血痕,起身轻笑两声。

“真暴力啊,中也。”

“接吻,是要这样的。”

他轻轻地托起中原中也的脸,注视着他的眼睛,在他的一片惊愕中,缓缓吻下去。

那个吻绵长,深情,不像平时冷漠尖刻的太宰治。中原中也的头更晕了,他几乎站立不住,双手环住太宰治的背,他分不清自己是在挣扎,还是在回应

太宰治把他拥入怀里:“这样,还想抽烟吗?”

也许这个时候揍他一顿才符合自己的风格吧。算了,先放他一马。

中原中也摇摇头,不着痕迹地把脸在太宰治胸前蹭了蹭。

▬▬▬▬▬TBC▬▬▬▬▬▬▬▬▬▬▬

评论(10)

热度(134)

  1. 无党派人士一块知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