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知士

隔壁村瞎写文章的那个知小士
主混bsd,什么CP都吃不洁癖
目前写太中
欢迎扩列ヾ(≧∇≦*)ヾ

[太中]反转帽子(上下全篇)

性格反转梗,大概就是搞笑来的
CP:太中
by:知士
太久没来前情大家应该都忘得差不多了吧……这次上下篇一起发


前方作者故意ooc注意!
前方作者故意ooc注意!
前方作者故意ooc注意!



=============


一个平常的早晨,中原中也平常地醒来,平常地洗漱吃饭换衣服,平常地拿起自己的帽子,看到上面贴了一张不平常的纸条。

“你是否觉得生活平淡无奇?你是否觉得人生波澜不惊?有时换一个角度,你的人生会大不一样。现在我,卡密sama,送给你这顶帽子,颠覆你的世界,给你不一样的刺激……这他妈啥呀,脑残广告词?”

中原中也一边读一边皱眉头,最后忍不住撕下那张便条。

“哪里来的穷酸卡密sama,字这么丑,纸条也这么破……魔法帽子好歹给个华丽酷炫的出场方式啊,这一看就是谁的低水平恶作剧。”

中原中也把纸条扔进纸篓,带上帽子准备出门上班。


【一道白光】


“啊……又要上班啦。”

太宰治拉拉自己的大衣,一步一顿地往办公室走去。

“今天又是不少工作啊,真没干劲,这么好的天气,应该去明媚的森林里找一棵树吊死……”

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哟~中也!今天你也是笨鸟先飞……”

“早啊太宰君!”

中原中也坐在办公桌后面,冲他挥了挥手,眉眼弯弯的,一脸明媚的笑容。



这个爽朗的充满朝气的回答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应该是“搞什么啊你这家伙今天又迟到了你知不知道工作有多麻烦有个这样的搭档我真是倒霉”这样熟悉的回击吗?

太宰治愣住了。如果是那样,他有一千种方法逗得炸毛暴怒,可是这样的中原中也?

他看着那张笑意盈盈的脸。

反而让他不知如何应对

“好啦,如果中也想要耍我的话,那么你成功了,赶紧停下吧,虽然这样的中也很有趣,但是有点恶心啊。”

“诶~为什么啊。”中原中也表情很无辜,“居然说我恶心,太宰君好过分啊。”

“中也你好奇怪啊,这个表情,这个敬称,还有谈话内容……”太宰治摸摸下巴,“你真的是中也吗?”

“说什么傻话啊。我就是中原中也啦,我一直都是这样~”中原中也眨眨眼,“如假包换!”

“呃……中也你莫不是喝了假酒?”太宰治走过去,摸摸他的额头,“也不烧啊……你脑子怎么糊涂了?”

“啊,太宰君……”

手掌碰到中原中也的额头,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温度。

“你的手……好暖啊。”中原中也闭上眼,轻轻蹭蹭。~

妈耶。

这人设崩了吧。

“中也……不讨厌我碰你吗?”

“怎么会!”中原中也大笑。

“我最喜欢太宰君了。”

噗。

天哪好可爱怎么回事这么可爱中也居然会说这种话吗为啥他身边好像有很多花在开最喜欢太宰君不是因为被告白高兴我不知道这样怎么这么可爱好想抱不是……

太宰治甩甩头发,一下瞟到中也帽檐上好像有个字。

反?

什么意思啊?

莫非跟这帽子有关?

太宰治伸手去拿那帽子,想要一看究竟。

“不行啦,太宰君!”中原中也赶紧护住帽子,“不可以随便碰别人帽子啊,太失礼了!”

“问题一定就在这,让我看看嘛~中也~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

太宰治卡住中原中也的手腕,把他摁在办公椅上。另一只手直取中也的帽子。

“不行……喂喂……太宰君……啊!”


【一道白光】


椅子翻倒了,太宰治惊讶地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中也。他的眼睛里流露着显而易见的愤怒和厌恶。

“干什么啊,你这家伙。”

中原中也摸了摸头上撞出的淤青。

“找打是不?”

“啊……这才对嘛。”太宰治把手中的帽子顶在指尖上旋转。

“刚才中也脾气超~~~好的,我怎么说都不会生气,中也还说最喜欢我了呢。”

“不可能你别逗了,所有读者都知道,老子对你的讨厌都写在人设里了。”

「怎么会!我最喜欢太宰君了!」

啊?

中原中也一脸懵逼地看着太宰治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播放键。

「怎么会!我最喜欢太宰君了!」「怎么会!我最喜欢太宰君了!」「怎么会!我最喜欢太宰君了!」「怎么会!我最喜欢太宰君了!」「怎么会!我最喜欢太宰君了!」……

“停,停,妈的给老子停!”

中原中也上前欲抢那录音笔,太宰治后退一步,把笔和帽子放在身后。

“这下,中也该相信了吧~”

“你这家伙,使了什么阴谋诡计?”

“我没有哦。”太宰治笑眯眯地说,“这都是中也自己说的啊。”

“怎么可能啊。”

“问题应该是中也的帽子。看这里。”太宰治指指帽子上小小的“反”字,“中也就是戴了这个帽子才变奇怪的。”

“帽子吗?”中原中也想起了早上贴着的纸条。

这个东西真的有用啊?!

“换一个角度……颠覆世界……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中也,一个人说什么呢~”

“这个帽子……”

“戴上这个帽子就会性格反转,对吧?”太宰治微笑。

“你……”

“这很明显吧。不过反过来的中也还真可爱~”

“既然反过来,那么就说明我真的最讨厌你了。不行,太丢人了,你也要戴。”

“没用的~中也够不到我的头顶吧~”

“那就把你放倒啊!”

中原中也身形暴起,直直向太宰治腹部一击。

【一阵打斗】

太宰治倒在地上,嘴角有些许血痕。

“太残忍了……中也……”

“虽然让你戴我的帽子感觉很讨厌,但是这个帽子我以后也不想再戴了。”

中原中也把帽子狠狠扣到太宰治头上。

【一道白光】

中原中也看着眼前那个男人慢慢坐起来,意图发现他身上的变化。

脸上的表情好像有些严肃?

眼神好像和善一点了?

出人意料的没有说话?

这家伙好像完全没有什么改变嘛!中原中也烦躁地拢拢头发。

太宰治站起身来,径直经过中原中也身边,坐在办公椅上,开始批阅文件。

“太……宰?”中原中也疑惑地开口。

“什么事,中原君?”太宰治头也不太,拧开一旁的墨水瓶,将笔蘸了两下便开始在文件上签署意见。他的声音出奇的冷静,听不出任何感情的波澜。

“我说你……”

“我在工作,请不要吵。”

唔,变了,完全变了。

那个太宰才不会像这样老老实实地批阅文件,才不会用正常的语气对我敬称,正常的太宰应该是作战一时爽总结火葬场,把所有候选工作都推给我然后跑去自杀装死不认账,而且还在我工作的时候到处捣乱骚扰,这个认真到我觉得他脸上有副眼镜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虽然最好的情况是能把这家伙从世界上抹消掉,但是让太宰治安静下来认认真真工作,也算是他的愿望之一吧。

中原中也笑笑,尽管那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他感觉似乎可以和他心平气和地相处了。

他走过去,拿起一份文件随便翻了翻。太宰治的工作能力无可挑剔,大概他今天可以休息一下了。

中原中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愉快地看着杯中酒液呈现的迷人光泽。正欲把酒瓶搁回桌面时,冷不防被一声巨响吓了一跳,手一抖,一瓶九六年的罗曼尼就在与地板和重力的抗争中壮烈牺牲。

中原中也一边肉疼自己的酒一边检讨自己刚才没来得及使用异能一边异想天开下次要不要跟后勤部提一下把地板上都铺上海绵,最后愤怒地转向始作俑者。

地上散落着一沓文件,看来是刚刚声响的来源。太宰治咬牙切齿地拍着桌子,对着电话的一头大喊。

“我说过多少遍了报告交上了之前你能不能先检查一遍!那个走私谈判里面有一个数据错误你知不知道?还有下次那些申请提案能不能先看一遍再给我?「规定港黑的女性成员上班时必须穿迷你短裙」是什么变态提案!我们肩负着重任!港黑的未来在我们身上!你们就是这样工作的?!”
太宰治挂掉电话,碎碎念着现在的部下怎么一个个都没有责任感,开始撰写自己的任务报告。

妈耶这是太宰治吗?

“中也你的报告需要我帮你吗?”太宰治的手飞速敲击键盘,噼噼啪啪响成一片,十分好听。

“啊……不,还是我自己……”

“没关系,我帮你做保证又快又好。”太宰治虽然眼睛不离屏幕,但是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为中也效劳是我的荣幸。”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眉毛跳了跳。

虽然这家伙的确改变了,但总给人一种装作如此的阴谋家的感觉啊。

被他捉弄久了,这种习惯还真是讨厌。

“中原先生!太宰先生!首领请你们去三号别墅。”一位部下敲门后进来。
“啊,这样啊,如果有什么紧急事态就不好了呢。”太宰治从容地保存加密文档然后关机,从椅子上拿起外套,“我们走吧,中原君。”

“啧,性格反转了,爱指挥人的态度还没有改掉呢。”中原中也习惯性地扶扶帽子,摸了个空后才想起帽子现在扣在太宰治头上。

要现在收手吗?

不,还是再玩一会吧。

太宰治走到门口,转身,满脸温柔的微笑:“走啊”

“唔……啊。”中原中也又伸手向头顶,顿了一顿,抓抓自己的头发。

“快看,那不是中原大人吗?今天没带帽子呢。”

“没戴帽子看起来更加美丽了呢,果然是那个帽子降低了中原大人的魅……”

“你小点声会被听到的!”

“旁边那个是太宰大人……啊,他头上的帽子……”

“好漂亮啊!看起来超帅的!”

“真的很有绅士风格诶,果然太宰先生带什么都好看……”

“……我怎么觉得那个帽子有点眼熟,好像中原先生之前……”

“……不可能吧……”

“当然不可能啦,那种奇怪的帽子!”
“哈哈哈。”

你们这些混蛋,我都听到了!

中原中也握紧拳头,眉毛绞在一起。跟在太宰治身后穿过走廊。本来就因为这个反转太宰治心烦意乱,听见部下们火上浇油般的窃窃私语更是让他气到要爆炸。

我的帽子怎么了啊!怎么啦?

中原中也气鼓鼓地想要扶扶帽子以平复一下心绪,又摸了一个空。他加快了步伐,意图在太宰治前面走,不去看那个背影。无奈由于二人步长的差距,那一天,走廊上的港黑成员都看见,中原中也干部大人满脸愤怒像个竞走运动员似的飞快摆手迈步,堪堪比悠闲迈步的太宰治快一点点。

“中原君,走那么快干什么?”

因为看你不爽啊。背对太宰治继续往前走着,中原中也真想把这句话连同千吨巨石一同丢到太宰治那令他厌恶的脸上。

不一会儿两人走出办公大楼,中原中也健步如飞,突然发现眼角余光里的身影不见了,一转头,发现太宰治站在一旁的灌木从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灌木从中钻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乌黑如宝石般的眼睛与太宰治四目相对。

一条小狗!

啊,是那条不愿理人的流浪狗啊……

中原中也刚要抬手扶帽子,发现没有帽子之后气愤地甩了甩手。

“走啦太宰。”

没有动静。

“怎么啦?”中原中也转身,“给爷快d……eor”

没来的急吐出的尾音在惊讶中转了好几个弯,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盯着已经从灌木中走出的小狗,一副挪不动脚的样子。

喂喂等等你不是要蹲下吧……

等等你你别碰那狗。

我靠你脸红什么啊!

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揉揉狗脑袋摸摸狗毛握握狗爪子,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小狗在他面前欢快地打了个滚,伏在太宰治脚边,太宰治将其抱起,用脸颊蹭蹭狗鼻子,那小狗便顺势舔了一口他的脸。一人一狗笑作一团。

o(▼皿▼メ;)o

中原中也内心山呼海啸火山喷发狂风大作大雨瓢泼。

太宰治你这混蛋不是讨厌狗吗你干什么呢我靠跟狗玩的这么开心无视我吗?啊?首领还在等着我们你口中的紧急事态还有港黑的责任与未来都喂给这条狗了吗?还有你这条狗!老子拿火腿肠勾引了你三个月你理都不理!现在为什么跟这个混蛋玩得这么开心啊他哪点比我好了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好像没毛病?)啊啊啊什么啊啊啊!

中原中也气愤地想把头上的帽子摔倒地上,手伸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头上没有帽子。

“快走啦!Boss在等我们!”

“可是中也你看它多可爱啊,我一直都好喜欢狗的,我打算给他取名叫汤米,可不可以养在办公室里啊~”

“你脑子里进萝卜了吗?算了不管你了,我走了!”

中原中也转身,衣角却被拽住。

“中也。”太宰治低头,声音里有种淡淡的失落,“留下来陪我吧,一会儿,就一会儿。”

中原中也瞪大眼睛。

“我想要中也陪我啦,我想一直和中也在一起。”

……

警报!警报!目前状况已超出中原中也大脑所能处理范围!数据错误!处理器崩溃!本部即将爆炸!本部即将爆炸!请所有部门迅速撤离!

等等我靠等等冷静啊这家伙是因为性格反转才会这么说的他其实一刻也不想跟我待在一起不行不能上当!
中原中也感到脸颊发烫,想用帽子遮一遮,摸到头顶空空如也时,内心几乎崩溃。

“太宰……你这家伙故意玩我呢吧!”他用手臂挡住脸,眼睛透过缝隙狠狠瞪了太宰治一眼。

“没有啊。”太宰治眼神无比真诚,“我是真心这样想……”

“你闭嘴!”

中原中也一跃而起,直取太宰治头顶:“虽然是很有趣,但是没有帽子我真的不习惯!快吧我的东西还回来!”
“呜哇说什么傻话啊中也!”太宰治侧身一闪,“这个帽子本来就是我的,一直是我戴的喂!”

说话的时候,流浪小狗护主般地向中原中也扑过去。

“不能伤害他啊汤米!”

“别过来啊你!”

中原中也伸手,指尖绕过狗头点上狗肚子发动异能消除它的重力,然后一把将它拨开。

“我只要那顶帽子!”

【一阵打斗】

中原中也喘着气,手中抓着脏兮兮被揉成一团的帽子。太宰治坐在地上揉揉头发,眼睛直直地看向前方。

“中也……”

“干……干嘛?”

“可不可以让那条狗离我远一点?”

“呼,可算正常了。”

中原中也突然感到脱力,坐在太宰治身边。

“啊……也许……这样就很好了……不用什么改变了。”他微笑着喃喃道。

“一直……这样纠缠下去。”

“你说什么呢中也~不会是爱上反转的我了吧!但是我可最讨厌……呜哇痛啊你打我干嘛?”

“你这个混蛋啊。”中原中也笑骂。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了一会。

“中也……”太宰治突然开口。

“啊?”气氛突然奇怪,中原中也不由得有点紧张。

“晚上要一起喝一杯吗?”

“现在才几点啊……”中原中也抬腕看表,“竟然已经四点了吗?我们出来的时候也才两点啊……”

“是啊,”太宰治微笑,“我们出来……”

空气瞬间安静。

“首领!”中原中也大叫。

“都是你这家伙,闲的没事非要逗狗,这下好了!任务都错过了!”

“反转期间的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嘛,中也怎么可以这样把过错推给我!”

“别废话快走!”

“等等你别拽我啊!”



「20XX年X月XX日,港黑干部太宰治、中原中也延误公务,扣工资三个月。干部中原中也在三号别墅外暴打了干部太宰治之后,怒撕其帽至碎片。」



▬▬▬▬▬▬▬END▬▬▬▬▬▬▬
非常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
呜啊,新的学校生活真是缤纷多彩,宿舍很好,食堂很好,图书馆很好,讲座很多
然而我也更懒了_(:зゝ∠)_
但是不论怎么说,更文还是要继续的!双黑同好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ノ゚▽゚)ノ
【趁着还没军训赶紧屯一些稿子】

评论(23)

热度(185)